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佛陀的智慧:那兰陀佛法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五祖
 
 

赵州禅

2013-8-27 17:40| 发布者: 戈舒鸿| 查看: 1017| 评论: 0

摘要: 赵州禅一、禅门宗派中国真正有禅宗是从六祖惠能大师开始的。六祖大师生于初唐,弘法在中唐时期。六祖大师的门下,从第一代一直到第九代,他们基本活动在晚唐时期和五代时期,整个加在一起有150年左右的历史。这期间 ...

          赵  州  禅

一、禅门宗派

中国真正有禅宗是从六祖惠能大师开始的。六祖大师生于初唐,弘法在中唐时期。六祖大师的门下,从第一代一直到第九代,他们基本活动在晚唐时期和五代时期,整个加在一起有150年左右的历史。这期间禅宗有了一个蓬勃的发展。

禅宗自六祖以下,逐步分为五家宗派。六祖下面有两个大弟子,一个叫南岳怀让,一个叫青原行思。南岳怀让传马祖道一,马祖道一又传百丈怀海。百丈怀海有很多的弟子,其中有两个主要的弟子。一个是黄檗希运,黄檗希运传临济义玄,临济祖师在北方创立了临济宗。另一个弟子叫沩山灵佑,沩山灵佑传仰山慧寂。这两位,一位在湖南,一位在江西,他们师徒二人创立了一个宗派,叫沩仰宗。南岳这个系统下,成立了临济宗和沩仰宗。

在青原这个系统中,青原行思传石头希迁,石头希迁下面有两位大弟子,一个是药山惟俨,一个叫天皇道悟。药山惟俨下面出了云岩昙晟,云岩昙晟传洞山良价、曹山本寂,这样就形成了曹洞宗。天皇道悟下面出了龙潭崇信,然后是德山宣鉴,再后是雪峰义存。雪峰义存底下有两个大弟子,一个是云门文偃,成立云门宗。另外一个弟子叫玄沙师备,玄沙师备传罗汉桂琛,罗汉桂琛传法眼文益,成立了法眼宗。法眼宗成立最晚,它是六祖底下第九代。

以上说的是五家宗派。达摩祖师到中国来,曾预言有一个任务。什么任务呢?他有一首偈子:“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所谓“一花”,可以说从达摩一直到六祖是一脉相承的禅宗法脉,然后下面开出五个宗派。这五个宗派,它们本质上有什么区别呢?就像圭峰禅师总结的那样:“若顿悟自心本来清净,元无烦恼,无漏智性本自具足,此心即佛,毕竟无疑。”这是它们共同的宗旨,都是修顿悟成佛、明心见性的法门。这些法门本质上是一致的,没有什么区别,如果有区别,那就不是禅宗了。

为什么要分为五家宗派呢?只在于这五家宗派的祖师们接引学人的门庭施设各有不同,表现禅宗宗旨的方式、方法各有不同,每一位禅师在领悟这个宗旨的时候,从各自不同的角度,接近了禅,发现了禅,受用了禅,所以才有不同宗派的成立。

五家宗派的宗风各有什么不同呢?五家宗派的最后一宗法眼宗,它的开山祖师法眼文益禅师写过一篇文章叫《宗门十归论》。在这篇文章里,他对曹洞、临济、云门、沩仰各宗的宗风都有一个极为简明的概括。他说曹洞宗的宗风是敲唱为用,临济宗的宗风是互换为机,云门宗的宗风是函盖截流,沩仰宗的宗风是方圆默契。他自己的宗风是什么呢?他没有说。后人用四个字概括了法眼的宗风,叫一切现成

  禅宗各个宗派都是在用不同的方式来说明事理圆融的道理

曹洞宗是敲唱为用,敲和唱如果真正到了那种出神入化的境界,什么是敲,什么是唱,你分不出来了,那就圆融无碍了。所以曹洞宗提出了偏和正这样一个表达事理的哲学概念。偏就是事,正就是理。以偏和正的概念,然后就形成了君臣五位,有偏中正、正中偏等区分,无非是要说明在表达禅宗的宗旨上,事和理应该如何全面把握

临济宗是互换为机。临济宗提出四宾主。宾就是事,主就是理。宾就是学人,主就是老师。往往在接引的过程当中,位置可能会互换。为什么呢?因为有时候来的学生比老师还高明,所以就有了宾中主,主中宾,宾中宾,主中主,这就是所谓的四宾主。宾中宾,说明学生和老师都不怎么样,都在事上打圈子,没有透过事来显示理。主中主,说明接引的人和被接引的人都具有比较高的层次。这就是临济宗接引人的特点

云门宗是函盖截流,云门宗有三句话,叫云门三句。第一句是函盖乾坤,第二句是截断众流,第三句是随波逐浪。函盖乾坤是理,截断众流是事,随波逐浪是事理的具体运用。因为函盖乾坤是一个规律性的东西,整体来说它就是理。截断众流,就好像流水一样,你把它一节一节截断了,就有一个截断面,截断面就是一个具体的东西,所以说它是事。随波逐浪,是根据学人的程度,给他以理上的指示。

沩仰宗是方圆默契。方的就是事,圆的就是理。沩仰宗的仰山祖师,他没有亲近沩山祖师的时候,在耽源禅师那里参过禅。耽源禅师传给他96个圆相,圆相就是划一个圆圈,然后在这个圆圈里面写各种不同的字,以表示理中有事、事中有理、事理圆融的道理。后来当仰山祖师真正把这96个圆相都懂得了,就把这个东西烧掉了,所以这个东西并没有传下来。圆就是理,方就是事,方圆默契就是要使老师和学人在接引过程中,真正在事理上对于宗旨达到一种默契。

法眼宗,后人给它总结为一切现成。一切现成是什么道理呢?就是说事物之间的事和理是不需要人们特意去安排,事理圆融是一个客观的规律,它本来就如此,它就是一个法尔如此的东西。法就住在法位上,它就是本来现成的。法眼禅师的大弟子德韶国师,他有四句话正好说明一切现成的道理。这四句话是:“通玄峰顶,不是人间;心外无法,满目青山。”

     以上介绍了五家宗派在门庭施设、宗风上的不同。到了元朝,中峰明本禅师又进一步点出五家宗派的说教宗眼。宗眼是什么?好比说作诗有诗眼,就是最关键、最突出的地方。每一宗都有与其它宗不共的东西。中峰禅师指出,曹洞宗是细密,临济宗是痛快,云门宗高古,沩仰宗谨严,法眼宗简明。他用两个字来概括每一宗的宗风或宗眼,这些字眼,不是随便说的两个字,这是他对每一宗有非常深刻的体会和了解,真正把各宗接引学人的那种微细的方法体会出来了,才能够进行概括。

五家宗派有时叫五家七宗。因为在临济宗的下面,后来又派生出两派,一个叫黄龙派,一个叫杨岐派。五宗七派流传到现在的,只有临济宗的杨岐派和曹洞宗还存在。临济宗的杨岐派后来就取代了临济正宗的地位。其它的那些派别,都在南宋时期或者元代、明代相继地衰落下去,无人继承。所以到现在来说,叫“临济临天下,曹洞巢半边。”临济占了整个佛教界的全部,曹洞就只有半壁山河。这当然是后人从一些现象上来说这个问题,实际上临济也好,曹洞也好,它们的禅法和精神一直都还活在人们心灵深处。现在所说的禅宗,实际上是指临济和曹洞,它们代表了现在的禅宗。

二、赵州禅师简介

赵州禅师(778~897),法号从谂,是禅宗史上一位震古烁今的大师。他幼年出家,后得法于南泉普愿禅师,为禅宗六祖慧能大师之后的第四代传人。唐大中十一年(857),八十高龄的从谂禅师行脚至赵州,受信众敦请驻锡观音院,弘法传禅达40年,僧俗共仰,为丛林模范,人称“赵州古佛”。其证悟渊深、年高德劭,享誉南北禅林并称“南有雪峰,北有赵州”。

在遥远的南方,江西云居山真如寺山门耸立有赵州关,福建雪峰义存禅师的道场有望州亭。由此可见赵州禅师在禅门中的地位。从宋朝开始,中国禅门盛行以参话头为方便的话头禅,赵州禅师的公案语录最频繁地为人们所参究,许多人在赵州语录的启发下明心见性。其中狗子无佛性更凝练而为无门关,成为禅门一大总持,直至今天在中国、日本、欧美等地仍是最流行的公案。赵州禅师住世120年,圆寂后,寺内建塔供奉衣钵和舍利,谥号“真际禅师”。

三、赵州禅传承

赵州禅:曹溪惠能—南岳怀让—马祖道一—南泉普愿—赵州从谂

临济宗:曹溪惠能—南岳怀让—马祖道一—百丈怀海—黄檗希运-临济义玄

沩仰宗:曹溪惠能—南岳怀让—马祖道一—百丈怀海—沩山灵佑-仰山慧寂

    从上可以看出,赵州禅的传承与临济宗和沩仰宗的分化是从百丈怀海,南泉普愿这两个师兄弟之间开始的。南泉、赵州一系没有被禅宗五家七宗僧人认进自家宗派,但受到几乎是所有宗派的认可,说明南泉、赵州一系禅法有其真正的不可动摇的地位。

四、南泉普愿赵州从谂师徒禅学特色

    南泉普愿禅师(西元748年-834年),俗姓王,郑州新郑人,马祖道一大师法嗣,发扬洪州禅风,为唐代著名禅宗大师。南泉普愿作为马祖道一的三大弟子之一,在中国禅宗史上有着广泛的影响。

 南泉禅师虽然没有自立宗派,但他承袭了马祖道一“平常心是道”的学风,重视在日常生活中的修行,将洪州禅风发扬光大。他常自称为王老师,开启了临济宗的棒喝学风,也擅用圆相接引学人,开沩仰宗的先声,对于后世禅宗的影响很大。

赵州和尚从谂生于中唐,圆寂于晚唐。他本名从谂,俗家姓郝,是山东人。他生于公元778年,卒年是897年,住世一百二十岁。从谂幼年出家,十八岁时参南泉普愿禅师,在其门下二十多年,以“平常心是道”开悟心地。后参访诸方,行脚不停。八十岁时受请,住赵州城东观音院,教授后进,名震一时,时人尊称他为“赵州古佛”。   

 从谂承袭马祖道一传下的洪州宗风,重视在日常生活中的修行。宋以后,禅门僧人爱参话头。而所参之公案中,南泉及弟子赵州占据着一个较大的比重。如《无门关》共四十九则,二人共占去全书的五分之一。又如《碧岩录》共一百则公案,二人共占去全书的六分之一。又如《从容庵录》,共一百则,二人共占十分之一。由此可以看出南泉、赵州在禅宗史上的影响是很大的。南泉的弟子并没有形成一个宗派,南泉圆寂后,弟子散居四方丛林,四传以后便没有名僧闻世。南泉、赵州一系的影响,主要是靠南泉与赵州从谂、长沙景岑、子湖利踪等高僧的公案而传开的。那么,南泉、赵州一系的禅学特色是什么呢?南泉虽没有单独的著作行世,只有语录一卷,但从其语录中,仍可窥见其禅学思想的体系——以道为其本体,以平常心为其用的“平常心是道”的思想。以下从三部分讲解赵州禅特色:

(一)、“道” 

师南泉每上堂云:“近日禅师太多生,觅一个痴钝底不可得。你诸人,莫错用心。欲体此事,直须向佛未出世已前,都无一切名字,密用潜通,无人觉知,与么时体得,方有少分相应。所以道:‘祖佛不知有,狸奴白牯却知有’。何以如具?他却无如许多般情量。所以唤作如如,早是变也,直须向异类中行。只知五祖大师下,有五百九十九人尽会佛法,唯有卢行者一人不会佛法,他只会道。直至诸佛出世来,只教人会道,不为别事。江西和尚说‘即心即佛’,且是时间语,是止向外驰求病,空拳黄叶止啼之词。所以言‘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如今多有人唤心作佛,认智为道,见闻觉知,皆云是佛。若如是者演若达多,将头觅头,设使认得,亦不是汝本来佛。若言即心即佛,如兔马有角;若言非心非佛,如牛羊无角。你心若是佛,不用即他,你心若不是佛,亦不用非他。有无相形,如何是道?所以若认心决定,不是佛;若认智决定,不是道。大道无影,真理无对。等空不动,非生死流;三世不摄,非去来今。故明暗自去来,虚空不动摇;万象自去来,明镜何曾鉴?你今时尽说我修行作佛,且怎生修行?但识取无量劫来,不变异性,是真修行。”(《祖堂集卷十六•南泉》)

    这一则语录是南泉禅学思想的总纲。南泉苦于马祖道一的去逝后人们对其“心即是佛”和“非心非佛”之语的执着与争论,混淆体用关系,故力图阐发体用之别,于是另提出一“道”的概念,与被模糊了的概念“佛”“心”相区别。故说:“只如五祖大师下,有五百九十九人尽会佛法,唯有卢行者一人不会佛法,他只会道。直至诸佛出世来,只教人会道,不为别事。”南泉认为,“道”凌驾于名相之上,是一客观存在,是真正的极则,是永恒的,“大道无影,真理无对。等空不动,非生死流;三世不摄,非去来今。”

    赵州问南泉“什么是道”时,南泉却回答:“平常心是道”。赵州再问:“是否有任何方法可以达到它呢?”南泉便说:“当你一有‘要达到’这个念头,便有所偏差了”。赵州又问:“如果关闭一切意念的话,我们又如何能见道呢”?南泉回答:“这个道是不在于知和不知的,知是妄觉,不知是麻木。如果你真能毫无疑惑的证得大道,就同太空那样的虚豁开阔,毫无间隔,又岂可受外在的是非观念来约束呢”?听了这话,赵州大悟,于是便正式受戒为和尚。

  “道”不同于“觉”义的佛,而是指佛性,是本体,是常。因为在南泉看来“佛是智人”。“道”更不同于“心”与“智”,“心”与“智”只是见闻知觉,“心是采集主”,属于名言分别的范围。“佛性是常,心是无常,所以智不道,心不是佛。”所以,南泉认为,“江西和尚说‘即心即佛’,且是一时间语,是止向外驰求病,空拳黄叶止啼之词。”“唤心作佛,认智为道,见闻觉知皆云是佛”,则是“将头觅头”,“设使认得,亦不是汝本来佛。”故他总结说:“若言即心即佛,如兔马有角;若言非心非佛,如牛羊无角,你心若是佛,不用即他;你心若不是佛,亦不用非他。”

  南泉于“心”“佛”等名相之上凌驾一“道”。他“把‘会道’与‘会佛’对立起来,使佛教向道家靠拢;把‘道’与‘心’对立起来,使洪州系的禅观由‘心学’向‘道学’的转变迈上了关键的一步。当然,马祖也曾提“道”这一概念,但只有在南泉这里,“道”才真正凸显出其本体意义,向老庄回归。

  既然“道”是最高本体,修行者只有识得此“道”,即“会道”才是真修行。

(二)、“平常心是道” 

  在禅宗史上,“平常心是道”主要是通过普愿及其弟子而得到发展与弘扬的。

  南泉在回答赵州问“道”时,没有遮诠,而是表诠,在禅宗史上第一次直接地说出“平常心是道”的观点。“道”是体,“平常心”则是其用。其体自有其用,率道而行,即是“平常心”!故南泉称修行为“会道”,“会”即体会之意。

会道即是修养出“平常心”。这首先表现在不需通过任何语言和思维中介,因为“道不属知不知,知是妄觉,不知是无记”,近乎道家“绝圣弃智”的思想。这是南泉在自立“道”体的基础上对“平常心是道”阐发的特色之一。

    首先,会道不能错用心于见闻觉知,而要“痴钝底”直向佛未出世以前无一切名字处体得。

其次,会道之“会”也不同于神秘主义的直观之“悟”,而是“密用潜通”,不作思量,不听言教,率自性而行。有道家返朴归真、崇尚人生本能之意味。

在南泉禅学中,是没有佛教的神秘主义因素的。南泉把抽象神圣的佛性完全与平常的凡人打成一片,其弟子对“平常心是道”的发展则加深了凡人率性而行、寻求人生基本需要的禅学合理性。

    僧问:“如何是平常心?”师云:“要眠则眠,要坐则坐。”僧问:“学人不会。”师云:“热则取凉,寒则取火。”

  僧问:“有人问和尚,和尚则随问答话。总无人问时,和尚如何?”师云:“困则睡,健则起。”僧云:“教学人问什么处领会?”师云:“夏天赤骨身,冬天须着被。”

  僧问:“学人去南方,忽然雪峰问赵州意,作么生对?”师云:“遇冬则寒,遇夏则热。”

  遇冬则寒,遇夏则热。这是平常人的正常生活体会。要眠则眠,要坐则坐。热则取凉,寒则取火。这是平常人生活的正常需要。就这样,南泉及其弟子把马祖的“平常心”发展成为“平常人之心”,真正做到了神圣佛性与平常人之心的融合。这是南泉对“平常心是道”阐发的又一特色之一。在这里,南泉及其弟子把马祖的“平常心”发展到平常人之心,使禅学的发展回到日常生活之中,也走向了终结。

当然,南泉提出的“平常心”可以表现为平常人之心,这是对马祖道一“触类皆如”思想的继承。但是,这一平常心不是个体之心,而是公共之心,宇宙之心。因为“平常心是道”,而“道”本身是宇宙之心,佛未出世以前就存在。南泉提出“道”的概念本意即是对禅僧“唤心作佛,认智为道”的以个体之心、个体之智认作佛、认作道的纠正,从而回归慧能的宇宙之心。也只有这样,认“道”为宇宙之心,我们才能理解其惊世骇俗的“向异类行”的思想。 

(三)、“向异类行” 

  普愿在阐发“平常心是道”的过程中,还提出了“向异类行”的观点。如以下几则语录:

僧问:“三世诸佛为什么不知有?”师云:“争肯你喃喃!”进曰:“狸奴白牯为什么却知有?”师云:“似他即会。”

某次,南泉对赵州说:“现在,我们最好是离群与异类为伍”。赵州却不能为然,而说:“先不谈‘异’字请问什么是类”?南泉两手安地,作四足兽的姿势。赵州便走到他的后面,用脚把他踏倒,然后跑进涅槃堂,大叫:“悔!悔!”南泉很欣赏赵州的一踏,却不知他为什么要悔,因此便差人去问赵州悔个什么?赵州回答:“我懊悔没有踏他二脚”。听了这话,南泉反而更为器重赵州了。

     师欲顺世时,向第一座云:“百年后,第一不得向王老师头上污。”第一座对云:“终不敢造次。”师云:“或有人问:‘王老师什么处去也?’怎生向他道?”对云:“归本处去。”师云:“早是向我头上污了也。”却问:“和尚百年后向什么处去?”师云:“向山下檀越家作一头水牯牛去。”第一座云:“某甲随和尚去,还许也无?”师云:“你若随我,衔一茎草来。”

南泉提出“今时师僧须向异类中行”,即行畜生行,是其绝圣弃智思想的不同表现。正因为上面讨论的原因,“道”是宇宙之心,公共之心,“会道”就不是个体之心与智。“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尽是法身”,畜生之行,也是会道。人之行不同于畜生处,正在于人有思量,人如果认思量的结果——识或智为道,则是以指为月,不得要领。所以,向异类中行,并不是真正行畜生行,也不是与畜生为伍以救拔畜生的菩萨行,而是一个隐喻,即要像畜生一样离思量,无言教,以“平常心”来“会道”。所以,僧问:“狸奴白牯为什么却知有?”南泉回答说:“似他即会。”如狸奴白牯一样离思量,无言教,就能会道。南泉之所以认为智是异类中行,因为智常明白“智不到处,切忌说著”。           普愿说自己百年后山下作一头水牯牛去,最后一次警醒弟子不要错用心于见闻觉知,要像牯牛一样离思量无言教,以平常心会道。

 赵州说这些话是在九世纪末,我们不得不承认他观察的正确。在这时,禅的黄金时代已过,他可说是唐代最后一位大禅师——他是最后,但也是最重要的一位。赵州并没有建立他自己的宗门,这是因为他极端自由逍遥而无意让别人把他当作偶像来开宗立派。虽然如此,但以后的五宗却都把“赵州古佛”当作他们共同的智慧源泉。

五、虚云老和尚有关赵州和尚赵州禅的开示

虚云老和尚接福建鼓山临济宗和曹洞宗法脉,然后遥承古代沩仰宗,云门宗,法眼宗。虚云老和尚与赵州和尚有缘,两人都是很晚才开悟,而且都活了120岁,面貌长得也很像,禅风也近似,虚云老和尚是提倡赵州老和尚的,也提倡赵州茶。所以有人猜测虚云老和尚是赵州和尚转世。

(一).虚云和尚法语

1927年,弟子为云老祝寿时所请示之十二问,云老亦有十二答,问答之间有“死句”,也有“活句”。所谓“死句”,是指从日常生活话题为话头;所谓“活句”,就是向上一着,言外之意的禅机。从“死句”辩证到“活句”,就是“参话头”。

禅师从死句中藏活句,就是机锋。参学的人是否能膺其锋则专赖师徒之间之默识。

师诞日上堂(云南云栖寺)

1问:白龙洞里金波涌,华亭峰顶紫云腾,为瑞为祥即不问,仰申庆祝事如何?

师云:外扬家丑。

2进云:只如四众临筵,侧耳雷音,未审向上宗乘作什么指示?

师云:破粪箕秃扫帚。

3进云:古径无人跨脚来、招提下跨又如何?

师云:缩却头,伸出手。

4进云:什么是碧鸡一枝重拈出,声光即是育王城。

师云:落霞孤鹜秋水长天。

5问:昔日僧问赵州和尚春秋几何?州云:苏州有意作么生?

师云:滇南也有。

6进云:昔日赵州,今日和尚?

师云:驴腮对马嘴。

7问:秋风绽黄菊,秋水绝点瑕,彩云空中现,宝掌寿无涯。师登宝座说甚法要?

师云:舌在口里。

8进云:恁么则谈玄口不开?

师云:闷煞阇黎。

9进云:今日忽闻狮子吼,阶前顽石亦点头。

师云:卖宝遇着瞎波斯。

10问:三星拱照,五福临筵,如何是福?

师云:坐的坐立的立。

11进云:如何是禄?

师云:钵盂朝天,柱杖壁立。

12进云:如何是寿?

师云:山僧今年八十七,逢人切莫说八九。

僧各礼拜。

师乃云:缩却头,伸出手无端特地扬家丑。

(二)虚云老和尚云居山方便开示

    乙未闰三月三十日开示

。。。。。赵州老人说:“汝但究理,坐看三二十年,若不会,截取老僧头去。”高峰妙祖住死关;雪峰三登投子,九上洞山;赵州八十犹行脚,来云居参膺祖。赵州比膺祖大两辈,是老前辈了,他没有我相,不耻下问,几十年抱住一个死话头不改。。。。。

六、体光老和尚有关赵州和尚赵州禅的开示

体老圆寂后,大家才知:1946年,虚云老和尚传临济宗法给体光老和尚。(平时问他,他都不说)

1951年,虚云老和尚给体光老和尚一首印心的诗。所以上世纪90年代后在禅门中一直传说体光老和尚得了虚云老和尚的心印(虚云老和尚传五宗法本给很多徒弟同时也传偈语,目前公开的有约100个。但印心的诗目前公开的似乎只有这首。因为传法本时,徒弟不一定都彻悟。虚云本人在1895年开悟前也已得到鼓山法本)。

体光老和尚开示录中与赵州禅师有关的内容:

我们是学佛的,要制心一处,你用的功夫,要时时刻刻现前,这妄想烦恼,人我是非都要把他舍掉。说是这样说呀,我们的习气毛病以后还是要放下,要时时刻刻的警觉自己,白天夜晚,时时刻刻在那里修行,在那里用功,它妄想烦恼、人我是非它不是少了吗?古代人在山中修行,用功用的落堂,什么是落堂?就是不断了,踏实了,我们现在一会儿有,一会儿又没有,这是间断,说要打成一片,赵州禅师三十年不杂用心,他就是功夫成片了,我们要学就学这些祖师啊。白天如是,夜晚如是,行住坐卧,二六时中,功夫都要时时刻刻现前,这是道场,道场就是这样,修行就是这么样搞,那就不管他人长长短短的,你只照顾你的功夫。虽然是你做点什么事情,你是身动了,你这心要制之一处,不被身动所约束,长期就是这个样,这不就是一个道人吗?到哪去找修行啊?修行不是找的,就是自己。

  

七、赵朴初开示

赵朴老为我们柏林寺写道:“本分事接人,洗钵吃茶,指看庭前柏树子;平常心是道,搬砖盖瓦,瞻依殿里法王尊。”他把赵州和尚的公案都融汇到这付对联里来说明这个平常心,来揭示赵州和尚的禅风

     中国人对印度禅的发挥与理解,超过了印度人,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让禅活了起来,将原来的观心打坐的禅法,变成了与生活紧密结合,有了活泼泼动力的禅法,这一变,性质就不一样了,于是禅就有了深厚的土壤和现实的生命力了,这正是中国人的聪明之处。临济禅是义玄禅师在河北临济寺开创的禅法,它的禅法特点是机锋峻峭,迥然独脱,不执著。赵州禅也是在河北创生的,从谂禅师用“吃茶去”,启人开悟。临济与赵州都是用的直指人心的顿悟法门,是祖师禅的杰出代表。生活禅是佛教结合现代社会特点而提出的禅修理念和方法。

八、公案

    我在这里收集了一些有关他的轶事和警语,让大家一起参参。

1、有僧问赵州:“若内心一丝都不挂,是否契悟?”赵州:“不挂什么?”僧:“不挂一丝。”赵州禅师:“又挂上了!”

2、官吏与赵州禅师。

官吏:“和尚会进地狱吗?”

赵州:“老僧第一个进!”

官吏:“你是得道高僧,会进地狱?”

赵州:“我不下地狱,谁来教化你?

3、南泉因东西两堂争猫儿,泉来堂内,提起猫儿,云:“道得即不斩,道不得即斩却。”大众下语,皆不契泉意,当时即斩却猫儿。至晚间,赵州从外归来,问讯次,泉乃举前话了,云:“你作么生救得猫儿?”师遂将一只鞋戴在头上出去。泉云:“子若在,救得猫儿。”

4、问:“二龙争珠,谁是得者?”师曰:“老僧只管看。

5、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庭前柏树子。”曰:“和尚莫将境示人?”师曰:“我不将境示人。”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庭前柏树子。”

6、问:“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师曰:“无。”曰:“上至诸佛,下至蝼蚁,皆有佛性,狗子为甚么却无?”师曰:“为伊有业识在。”

7、师问新到僧:“曾到此间么?”曰:“曾到:”师曰:“吃茶去。”又问僧,僧曰:“不曾到。”师曰:“吃茶去。”后院主问曰:“为甚么曾到也云吃茶去,不曾到也云吃茶去?”师召院主,主应喏。师曰:“吃茶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手机版|佛陀的智慧:那兰陀佛法 ( 浙ICP备13006080号-1,浙ICP备13006080号-3;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984号 )

GMT+8, 2020-10-28 20:49 , Processed in 0.06582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