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佛陀的智慧:那兰陀佛法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五祖
 
 

《现证自性大圆满本来面目教授——无修佛道》导读纲要

2013-8-4 19:23| 发布者: 渔樵| 查看: 1448| 评论: 0

摘要: 《现证自性大圆满本来面目教授----无修佛道》导读提纲 一.本来面目与明相----释论名 《现证自性大圆满本来面目教授--无修佛道》简称《净治明相》。是藏传佛教宁玛派的一本讲“大圆满”道法的书,以直指本来 ...

   《现证自性大圆满本来面目教授----无修佛道》导读提纲

注:请点击下面的页面观看,可以点击全屏观看。也可直接点击如下链接:点击观看《现证自性大圆满本来面目教授——无修佛道》

                                                       

     

      

 

一.本来面目与明相----释论名

 

《现证自性大圆满本来面目教授--无修佛道》简称《净治明相》。是藏传佛教宁玛派的一本讲“大圆满”道法的书,以直指本来面目为建立见地的手段,此同于由菩提达摩大师传入汉土的禅宗教法。

祖师禅与大圆满实同一旨趣,同一趋归,唯汉土祖师禅由最高处入手,藏密则由下趋上,宗风不同而已。

若论顿渐,大圆满与佛家余乘比较,可称为顿,以其直指本来面目;但若与六祖慧能之祖师禅比较,则可称为渐。因其有次第修习以净治明相,故大圆满实为“渐修顿证”。

本论简名《净治明相》,即修治明相,令得清净之意。所谓明相,即指法界中一切显现,亦即轮回涅槃的一切显现。净治明相就是教我们怎样修道而能离开分别而了别(了别是客观的,分别是主观的)

本论还有一个简称,甚深秘密藏,也就是如来藏,修如来藏也等于净治明相,如来藏如何修,强调那个道,是无修。禅宗也是没有仪轨等修法的。

 

二、释四决定----总释见地

 

本论分见、修、行、果四部分,说见地最详。以其为修持行持及证量之所依。于见上指示次地差别,则修持与行持之次第自明。证量即果,随修持行持而得,故只须指示谬误,判别所证,行者即不入迷途。

说见地分四决定:一离言空性见;二自生智见;三无间且离边见;四广大法尔任运境。

此四者虽说为见,但亦可判别为见、修、行、果。

一者,离言空性为根本见。

二者,总归轮回、涅槃为本始基所显的明相,总归本始基为唯一自生智(自然智),此即如来藏的次第修习。故证自生智亦可说为修。

三者,总归轮涅于一、无间、离边且离偏,是为行持之所依。故无间离边可说为行。

四者,广大法尔任运境则为行者证量决定,故说为果。

四决定,实说见、修、行、果之差别见地。

说此四决定时,引用了两个重要的名相,一为“本始基” 、一为“明

相” 。前已略说明相,下细说本始基:

本始基即一切明相均依此界为基础而自显现,为涅槃轮回一切法所依,且为法尔。点出其本始之意。

本始基摄轮回涅槃二界。本始基中涅槃界的清净显现,依如来藏为基,而轮回界中的污染显现则以阿赖耶为基。

如来藏便恰与阿赖耶相对:

 

            -- 如来藏→如来藏本际相应体→清净法

本始基→

                -- 阿赖耶→阿赖耶识→不清净法

由于本始基及如来藏均为凡夫不可思议的境界,故凡夫修道唯修阿赖耶识,以至证阿赖耶的空性,由此始能认识如来藏及明相,于证阿赖耶空性后,进而证至如来藏的空性,以圆成未来际的平等、恒及有法

上来总释四决定,空性虽为根本见,唯以修道而言,则须知本始基及明相自显现的义理,如星月于大海中显现,其显现虽依于大海,但却实非由大海造作而生起。故本始基虽具轮回涅槃二界明相,而明相实自显现,非由本始基造作而成。且对本始基而言,亦无轮回涅槃的分别,如大海对星与月实无分别。

 

三、离言空性----释见之一

 

佛家诸宗无不说空性,唯所说范围却有差别。本论所说为“离言空性”以轮回界空,涅槃界亦空,以至两界明相所依之本始基亦空,如是空性境界实离言诠,唯佛内自证,故立名相为离言空性。立离言空性,谓涅槃界亦空,非是断见,以其空而法尔能作功德事业,譬如大日,虽空而法尔有光辉与热力,故说空性非是虚无,此即所谓“名言有”

轮回涅槃两界明相,皆名言有,此中又分“人我”与“法我”

人我空,分三际建立见地,即索求初际生起我之源头;寻伺我于中际时何所住;寻求后际我所趋之境,如是三时皆不可得我,由是说人我空。

本论所重为法我空,层层建立空性决定,此即道次第之所依。所包罗之法义广大,唯识、中观、如来藏三系大乘思想皆摄。说法我空分四:

1.                寻伺明相所缘之基。由此出本始基及明相的义理。明相如何于空性中生起,成为缘起。

2.                遮拔一切法似实有。指示无为虚空,指示有为法如何为实性空。

3.                说辩难利害为过失。本尊与魔障(善与恶)之利害执著,是为迷乱,如是明平等性。

4.                破希疑。希求涅槃与疑惧轮回皆为所破,由是知内自显现深义。

 

现说“寻伺明相所缘之基”

此见地,为法我空四见的基础。明相所缘之基,即是“名相” ,所谓名相,即是以标签加于非实有之明相上 ,由是知一切法界空,所具者无非假名。此即《金刚经》三句义:甲、非甲、是名甲。

复次,须知缘起。即唯具假名之事相以何因缘而得显现为明相。以本始基为因,以执我之识为缘,如是因缘和合,一切明相即如幻显现。欲了知明相所缘之基,须知二事:一者,假名施设;二者,明相显现之因缘。

 

次说“遮拔一切法似实有”

空性之虚空,为生起一切情器世间之基,如月影以水为基。空性虚空具七金刚功德:无暇、无坏、无虚、无染、无动、无碍、无能胜。

然则情器世间宛然具有,自空性本始基中自显现,则其机理究竟如何?

自阿赖耶之空性中,以诸根对觉受之执著为缘,于是有轮回界显现,此就修行者之凡夫境界而言。以行者皆自凡夫起修,故暂未说及涅槃界明相显现。

一切有情本为明相自显现,生于自显现之情器世间,实难了知一切无非明相。

此如荧光幕内之剧中人,于扮演剧情时一切皆真实,唯荧幕外之观众能了知无非幻境。以此为喻,荧光幕内即污染轮回界,荧光幕外则相对而为如来藏之明相,可视为清净涅槃界。本论以梦境及醒时为喻,明此二界皆如幻,由是始能说于法性中佛与有情平等,如是即能得法我空之决定。

本论说法我空,指示证悟之方便,应修般若二分:一为由伺察而得“一切显现皆空”之决定,此为妙观察智;一为于轮涅上得空性决定后之无间类智,此为无我观察智。前者破阿赖耶缘生法执,后者则兼破执如来藏为实体之他空。如是,先破轮回界一切法,然后破轮涅二界一切法,是为了义空。

 

三者说“辨难利害为过失”

 

学佛的人每计较利害,此为净善,此为恶行,欲得本尊加持,而魔障得解脱,此即辨难利害。一生执著,即不知善恶佛魔实同一境界,由是堕为法执。堕此法执,以不知生起一切法之本始基为法尔空性,于是乃执一切如幻明相为实有,由是即有生死流转。

于实际修持时,宁玛派首重除障,即修上师相应法亦以除障为方便,行者于此时易堕入对利益与损害、功德与业障的执著,由是于知识层面虽知平等性,而于法性尚未能住,于心性亦未能证,如是修习,久之乃成牢不可破之法执,如是必堕轮回,或生退转。故破辨计利害,实为祖师一片婆心。复次,行人若一对业障生执著,必于修行时患得患失,计较利害,辨别境界,于修持、行持都成妨碍。

 

四者说“破希疑轮回涅槃”

 

佛家的基础在建立轮回,然后教示众生如何离轮回枷锁,登涅槃岸。然而此却非说真有一地为涅槃界,如轮回界所见,有种种明相显现,有佛聚集,有种种心识思议事相。如是说,无非为随顺执实世俗。

或疑云:如此则何为出离世间?必须由一境迁至他境,然后始能谓出离此境。此疑乃不知出离之义,所谓出离,非同迁境。

迁境者,无非心识之转移,而凡具心识则必为有情,故有境可住则必不能称之为佛。然而佛亦却非虚无,以其有功德事业利益有情,故对于佛,凡夫只能称之为不可思议,且假名之谓佛界,以与有情界相对。既为假名安立,则自无一真实境界可迁。

有情界亦为假名安立,何以却有六道轮回?如由恶鬼迁转为人,其情器世间不同,岂非假名安立亦有境可迁?

因六道有情皆具心识,前已说情器世间之建立,以阿赖耶为因,以心识虚妄分别为缘。佛离因缘,故非情器世间;不同六道,虽为假名,却有心识攀缘,执之为实,由是有明相显现而成世间。

故依了义而言,本论乃作一决定:佛道无非内本始基。由是即知轮回界空,而涅槃界亦非实有本体。

 

四、本始基----释见之二

 

本始基跟法界、佛性可视为同义词,而安立假名的取向却有所偏重。说为本始基,偏重于其为明相显现之所住,故可理解为“明相住地”、“显现所依”

说本始基,可分为三:

一者说本始基之理。

二者说本始基于涅槃边之示现。

三者说本始基于轮回边之展现。

轮回涅槃为本始基之两种展现,皆为明相显现,故视轮涅为一体,于本始基体性空中为共相。

大圆满立三句义:体性本净、自相任运、大悲周遍。

本始基为本来空净之体性;轮回、涅槃一切法明相即是任运之自相;法性遍入轮涅二界,即是周遍之大悲。故此三句义,即为法尔空净之本始基为母胚,法性周遍展现于轮回与涅槃。若作分别,有种种别相。自空性而言,则一切相均为法性展现而已,故说为共相。此即深般若波罗密多,即不二法门,即不可思议法门。

解脱境,即涅槃界如何于本始基中展现?此说佛之四身、五智于本始基中法尔具足。

本始基即本始祜主普贤王如来,具四身及五智。其体性为空性,此即法身;其自相为光明,此即报身;其大悲为自解脱,此即化身;圆满周遍于轮回与涅槃,即自性身。

因一切法之开展,故有法界体性智;因其光明及离垢,故有大圆镜智;因轮涅皆为平等清净之展现,故有平等性智;因无间通达诸法自性及其别相,故有妙观察智;因一切法界皆以解脱及清净以成就之,故有成所作智。

轮回界如何于本始基中显现?

本始基之法尔清净界(如来藏),为无明所障,则五智光华隐没。由分别执著,显现为五大之光明,即地水火风空之明相。

然则轮回有情如何生起迷乱?

本始基清净境界为无明所障,即成阿赖耶,是为痴之自性;于痴之境界中,业力发动,此即妒之体性;由是生起阿赖耶识,住于嗔之体性;同时生起“污染意”(末那识),执著自我,住于慢之体性;复次生起意识,住于贪之体性。

复次,以本始基为因,以业风为缘,遂生起色声香味触种种明相,同时有眼耳鼻舌声意五识生起。如是八识聚及其对镜即一一生起,是为轮回界之展现。

说轮回涅槃一切法,依本始基自显现,为空性见之究竟义,即自生智。

 

五、无间离边----释见之三

 

依于空性本始基,轮回涅槃明相自显现,此显现为无间,且离边。无间、离边,为如来藏之自性,因如来藏周遍且离增益与减损。

总归轮涅于一,且无间、离边:

一者,于明相现分中,一切无间、离边之显现皆如幻。

二者,于自性空中,自性之唯一、周遍非諦实有。

明相现分中,一切显现如幻,唯就行人之凡夫心识而言,明相于五识中生起,即是在虚空中生起,以五识空故。五识以妄念为缘,显现如幻明相,故行人所修一切道,无非皆为虚幻瑜伽,而在虚幻世间,其力用却真实。

自性空中,自性之唯一、周遍非諦实有。以离八边际为说,即不生不灭、不常不断、不来不去、不一不异。以离八边故,说如来藏为三解脱门,即空解脱门、无相解脱门,无愿解脱门。

唯一,即平等性;离诸边际,即法性;周遍,即法尔自性(心性)。如来藏具足此三性。证平等性即证其体、证法性即证其相、证法尔自性即证其用。法尔自性空,为解脱门;离诸边际为无相解脱门;唯一平等,为无愿解脱门。

说如来藏须知三义:基、藏、相。

为一切明相所依,故为基;为明相自显现之因,故为藏;有明相显现,故为相。知此三义,始能知明相自显现之理,如是始能修虚幻瑜伽而作行持。

 

六、法尔任运----释见之四

 

说任运,有了义,有方便。

了义而言,任运为本始基法身如来藏内自光明之功德。方便而言,则诸佛刹土以及本尊眷属皆为本始基所固有。

故就方便而言,即可将诸佛及刹土依凡夫心识建立,是故说身、智、净土、越量宫种种。而了义则视一切身、智皆为本始基之法尔任运。

本论说法尔任运,为在世俗层次显示胜义。即仍建立世俗,于建立中说究竟义。此分为二:

一者,法尔功德之建立。二者,说别别功德如何于证悟之理中圆满。

前者为世俗建立,后者示究竟义,故二者实不可分离。离则执建立而不知胜义;或视胜义为知识,而不知依建立而作修证,如是两种偏离皆不得证法尔。

故大圆满所证,实本始基而已。依次第建立而修行,持所证境,次第证至金刚持地,以至无上智地,至无学道即为成佛。

法尔功德之建立。本论依轮回见之认知,而于世俗层次显示胜义,说五身、五部、五刹土、五方佛、五空行母之任运。所谓任运即显现之义。

自胜义而言,身指法尔智与法尔功德之摄集。此中法尔义即为胜义。随顺众生,说于本始基中依何义理建立五身,此为世俗。说本始基法尔具足五身,则为胜义。

同理,建立五佛部、五刹土、五方佛,五空行母。皆依世俗,胜义则为本来具足,不待建立。

次说别别功德如何于证悟之理中圆满。

一切证量,皆由修道而至,所修之道,即别别功德,然则修道之建立如何为胜义?

说此分三:一、依所修仪轨说;二、依名义说;三、依九乘次第说。

修习仪轨,首皈依、发心,次献供、迎请,入正行观修、诵修,然后回向。此为仪轨之大略。

本论又立外、内、密等三相“恒逼害”以说生起次第。遍世间之虚空为外相恒逼害、自身及其受用为内相恒逼害、我执为密相恒逼害,分别以刹土、坛城及本尊、持本尊慢以作对治,此即生起次第之要义。

于修习仪轨时须如是理解,始为持见地而修,所修始能与次第相应,然后始能令心识得清净,否则必无从入佛道。

次依名义说,即建立本乘七种名字,示本乘不共密意。此即:密咒金刚乘、胜义菩提心、大圆满、唯一明点、光明金刚藏、遍达轮涅、童瓶身。而一切名义,皆以唯一作为根本义,唯一即尽离四重缘起。

言各别功德证悟之理,则须知九乘次第之功德,故说九乘次第:

外三乘----声闻乘视一切显现为“补特伽罗” ,皆无自性;缘觉乘视一切显现为缘起所幻化,故无自性;菩萨乘证悟空性,并由是生起大悲,如是摄集智慧与方便。

说外密三乘----事密以禁戒行启发本觉,有除障仪轨,等于修自己的身;行密,用持咒,念咒与等持,修自己的语与意,于成就法中圆满自心性;瑜伽密,用观想,于坛城中得胜义基界加持。

说内密三乘----大瑜伽,于殊胜二谛无别之广大法身中,视一切法本来清净;无比瑜伽,视一切法为佛父佛母二坛城双运,即乐空双运,即本来如是与智慧法尔呈现;无上瑜伽(大圆满),以如来藏为离中离边之光明基界,以本始基之相为法尔任运之明相。一切皆为自生起,如来法身与法身功德无别,即大圆满,智识双运,如来藏。

 

七释修持

 

此说大圆满道。

大圆满口诀部以大圆满即轮回、涅槃之无上共道,故自本始基而言,一切唯是显现,无所谓轮回涅槃的分别。此法尔显现,觉则证为自然智,迷则执为虚妄分别心识。

轮回、涅槃与道,三者于本始基中圆满具足,非待外加因素始能成立。此即为住法性中无修无证之理。盖必须无修无证,始能证平等性。

“真空妙有”之中道。口诀部不同意视涅槃界之真如为有、视轮回界万法为空,其所谓真空妙用,须先从“非空非有”说起。非空,所非者为虚无之空;非有,所非者为自性实有。故非空之外即是真空、非有之外即是妙有。前者是法性,后者即是自然智法尔所显明相。

以本自具足圆满,故行人唯自解脱,所修一切道,无非为自解脱铺路,故一切所行道皆无非大圆满前行。

“于此广大本始体性基中,由当下自悟而得之自在,乃离依于所缘之修。”所谓“离依于所缘之修” ,即离一切曾修之前行法,如是无修无证。唯此时行者必须能住法性中始堪言此境界。其身口意已超越凡夫心识,然后始能无作意、无整治而得自在。

 

 

七、释行持

 

说大圆满行持,实说行者心之行相。说此分三:

一者,指出见行颠倒之谬误。

二者,分别道上之歧路。

三者,指示正行持。

见行颠倒,即于见地上虽得轮回涅槃一切法为本始基自显现之决定,唯于行持上则仍作轮涅分别、善恶业分别,此实仍执著于补特伽罗我及我所,实未彻空性,仍堕阿赖耶识边而作虚妄分别。

本论云:“若只执身语意善业行持,视为深义,则为凌驾于正见与正修之上。若于轮回中,将此生只专注于积集福德,则有如为黄金锁链所缚。”此即说行持须无执著分别。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