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佛陀的智慧:那兰陀佛法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五祖
 
 

《转识论》导读

2017-9-26 15:25| 发布者: 宋光明| 查看: 288| 评论: 0

摘要: 附件:《转识论》导读.pptx转 识 论 导 读中国因特网那兰陀佛法大学 宋光明转识论作者真谛三藏法师简介:真谛(499~569),西天竺优禅尼国人,婆罗门种,原名拘那罗陀。梁武帝中大同元年(546)来到中国,太清二年 ...

附件:《转识论》导读.pptx

中国因特网那兰陀佛法大学  宋光明

 

转识论作者真谛三藏法师简介:

真谛(499569),西天竺优禅尼国人,婆罗门种,原名拘那罗陀。梁武帝大同元年(546)来到中国,太清二年(548)八月抵达建业,武帝深加敬礼。之后真谛一直从事经论翻译,于宣帝太建元年(569年)正月十一日,真谛示寂。真谛所译经论,除《转识论》《大乘唯识论》等唯识经论外,另有《金光明经》《弥勒下生经》《仁王般若经》《摄大乘论》《摄大乘论释》《律二十二明了论》《中边分别论》《十七地论》《俱舍论释》《大乘起信论》等。真谛于二十余年中,所译出众多经论部卷,根据《续高僧传》载,共译经论六十四部、二百七十八卷。其中《摄大乘论》成为南朝摄论学派之主要理论根据,真谛亦被尊为摄论宗之初祖。

 

第一部分:识转众生与法

《转识论》中讲到“转识有两种,一转为众生,二转为法,一切所缘不出此二,此二实无,但识转作二相貌也”。

在《入楞伽经》中有佛对于识变的讲解,例如“由于识种起现行,世间由是成可见”,就是说由于识的转起而现行,世间(众生与法)才得以显现。而此中所讲世间可以理解有不同层面,不仅仅是只包括人类,是指所缘境的一切有情及器世间,是不同识体及识体平台显现的一切法。如做梦的例子,做梦者的意识起现行时,展现梦境及梦中人,而同时以梦中人为中心,展现的梦境才得以成立。所缘既是识变转起的境界,而众生与法只不过是识转起的相貌,是变现的果,所以一切所缘都是识变的幻相。又《入楞伽经》又曰:“取自心则心转起”“心外实无所见境,由是唯心既得成”,虽然论中说识变作相貌,但只是自心取自心而已,是自心以自心的所缘境为境,所以都是心的自显自觉,都是识的变现自缘,所以心外无所见境,因为识变的相貌既是自身本有的幻相,故论中曰“此二实无,但识转作二相貌也”。

《大乘密严经》中所讲“是知识分别现境还自缘”,在大唯识讲诸识有不同的识变境,落入境中识既是凡夫六识,以境觉为界是菩萨七识,心一境性,以佛识为智是八识,但是凡夫、菩萨、佛,都是法相而已,在法相的相碍境里,才有佛、菩萨、凡夫的区别,是不同层面的有情,那么在法相里的识变只是似变境。如果从唯识变现来说,也就是说佛、菩萨、凡夫都是唯一心(识)的异名,如在《密严经》中所说“佛菩萨皆是赖耶异名”。

 

第二部分:三能变与一能变

转识论曰:“次明能缘有三种,一果报识,即是阿梨耶识。二执识,即阿陀那识。三尘识,即是六识”“果报识者为烦恼业所引故名果报,亦名本识,一切有为法种子所依止,亦名宅识,一切种子之所栖处,亦名藏识,一切种子隐伏之处”“依缘此识有第二执识,此识以执着为体与四惑相应,一无明,二我见,三我慢,四我爱。”“第三尘识者,识转似尘,更成六种识转似尘…”。

论中所讲果报识是识变的果识,实际就是落入境中以众生身智界为相依的识,既是出胎阿赖耶识。以出胎阿赖耶识种子现行为因缘,此因缘只能在生灭幻相中显现,论中曰亦名宅识。此宅识认知的一切外境,即为所相的认知,而依缘此宅识,产生的执著体,亦名为阿陀那识。阿陀那为境觉,而阿陀那识是境觉的一分,是境相,所以此境相阿陀那识,是依出胎阿赖耶识为基而显形相,如论中曰“与四惑相应:一无明,二我见,三我慢,四我爱”。

论曰:“尘识者,识转似尘”。所谓尘亦是境中识,而此识转出的认知,既是虚妄分别,故名为似尘。与前执着体阿陀那识为依着,并于根尘同时和合转出种种境。

此三能缘的基是为果识,那么三能缘所转出的境,既是无实有,如同是能觉的是所相,以所相的现量去认知圣言量亦不究竟,因为圣言量不在所相的现量里,如已是梦中人,在以梦中人的身识 “果识”去分别定义做梦者即是为颠倒。因为经中佛说众生的认知是虚妄分别,在《善说显现喜宴》中讲到“阿赖耶为迷乱的生起,既是无明,若以阿赖耶为心,既是阿赖耶识,及从彼而生之六种烦恼既是无明,是为执持惑乱思维之基”,由此而知果识为惑乱之基,为无明烦恼体。以此果识为基显现出的种种现象,皆是别境中的别别境。依大唯识看,此三能变是为以境中识,亦为果识的比量,来认知一切显现,亦说为对境。

论中又曰“五识与第六意识及本识执识,于此三根中随因缘,或时具起,以作意为因外尘为缘,故识得起”。此因缘即指三能缘与五识之相依变现,既是五识的显现,既是三能缘的所缘境,如同梦中人醒在以梦中人为中心,展现的世界里,再去认知我与我所。

论曰:“释曰:谓是一切种子识者,是阿梨耶识,为诸法种子及所余七识种子,并能生自类无量诸法故,通名一切法种子识也。如此如此者,由此等识能回转造作无量识法,或转作根,或转作尘,或转作我,或转作识,如此种种不同唯识所作。云如此造作回转也,或于自于他互相随逐者,于自则转为五阴,或为色阴乃至识阴,于他则转为怨亲中人,种种不同。望自五阴故称为他,如是自他互相转作前后不同,故云互相随逐也,种种所作并皆是识无别境界。”

如来藏有能藏所藏之义,能藏为如来藏既是一能变,所藏为如来藏功德。如前果报识为一切有为法种子所依止,是为出胎阿赖耶识,即为所藏。那么能藏为诸法种子,及所依七识种子,并能生自类无量诸法,通名为一切种子识阿赖耶识,此即是能藏之识,是如来藏藏识。在《大乘密严经》中讲“藏识变众境,迷纶于世间,意执我我所,思量恒流转,诸识类差别,各各了自境”,如来藏觉醒在如来藏功德境里,能藏醒在自变现的所藏内自证境里,意执的流转境及诸识的差别境,皆是以藏识的迷纶自缘为了自境。

所以,如来藏藏识为一能变,能变或转做根、或转做尘、或转做我、或转做识,皆是自变现自觉的显现。不同识体及众生于法,皆是如来藏藏识之所做,皆是一心阿赖耶之识性,于《入楞伽经》中说“身与资具及住处,皆是藏识境界”,由此可知众生与法的认知是法相的缘起,但都是唯一心阿赖耶(识)的变现,而转出种种的境界,皆是一心阿赖耶识的识性,进而种种所做皆是一能变如来藏藏识的识性。

 

第三部分:立唯识义与遗境遗识

论中曰:如此识转不离两义:一能分别,二所分别。所分别既无,能分别亦无,无境可取识不得生,以是义故,唯识义得成。何者立唯识义,意本为遣境遣识,今境界既无唯识又泯,即是说唯识义成也,此即净品烦恼及境界并皆无故。又说唯识义得成者,谓是一切法种子识,如此如此造作回转,或于自于他,互相随逐,起种种分别及所分别,由此义故,离识之外诸事不成,此即不净品,但遣前境未无识故。及如前所言之果报识,因能分别的是果识,所以依此果报识展现的境,亦是虚妄不实的所分别。

那么以何识为立唯识义?真谛曰:此境识具泯既是实性,实性既是阿摩罗识,既是以阿摩罗识为立唯识义。故以阿摩罗识为究竟义(识变),而以所相为基的境、识,是果识与果识的所缘境,皆须遗掉,即是说果识与果识的境皆是九识的投影,是九识涅槃界所变,所以要遗掉能分别的果识与所分别的果识境。因此能、所皆是以果为因,本为虚幻不实,无有能做识与所做境,因为都是九识阿摩罗识所做,并无他境界,所以此遗境遗识,在于转依九识,才可以建立实性成唯识义。

若依大唯识以何境界为立唯识义呢?是依两重识变,果识是为落入境中的识,既是六识,且于此幻境同步,执境中的识为实有,根境识和合,如果引入上一重识,既是七识境,并觉悟六识境相只是七识的一份觉知,亦既是境中的(果识)根境识,皆是七识境觉的变现境,此即为菩萨入众生心想。实际六识的心想都是七识的自觉摄受,亦是七识变现自觉众生(六识),并同时以六识(众生)的所缘为自缘满。所以六识既是七识,遗掉六识与六识所缘,既是能分别所分别皆遗掉,如本论讲意本为遗境遗识,因为以境中识为实有本身是虚幻境,以所相为因的六识本为唯识无境,不可以所相的现量来比量能相,故此遗掉也可以说为以境中识为中心的能缘所缘在七识的觉照下皆是所缘而已,此境相回归提升于境觉。

在一心法界缘起来看,法界的一切现相,包括众生(心性)与法的(法性),实际都是一心法尔现境,是一心的变现境,所以七识境觉依佛觉的觉醒境,既是两重相依,即可通达法界实相,亦是法相唯识之义理,同时立一心的识性为唯识义,既是一切有情(心性)与一切外境(法性),皆是一心的识性,所以本论讲的两种宿业熏习及两种习气皆是幻性,是梦中影事,识变众生与法,众生与法本是识变的幻影,佛于《楞严经》中曰:内遗身心外遗世界,即是说众生身心皆是幻,以幻身幻心展现的世界并无实体,一切皆是识的幻化而已,故明识变之机理,即明内外无体性,不可以以幻身为父母。同理在《辩法法性论》中也说:离能诠所诠,离所证智相与离能证智相。如同梦中人与以身相而展现的世界认知世界,有能认知的你和所认知的境,但都是以你为因,即同种种修法,有修有证,但依然是在观察的角度来修行,等如把自己从整个境中摘出去,来看整体生命的实相状态,而没有把自己放到幻境里去,没有心境融为一体。

但是从法相唯识的教义看,众生于法的性都是识变性,也就是说能证所证都是唯一心法尔内自证而已,故此,离能诠所诠与遗境遗识为同理,从一重的能作所作,回归、转依于一心(识变)的所做,既是佛觉觉醒在识体,或觉醒在根、或觉醒在尘、或觉醒在果识,皆是一心的自觉境。

 

第四部分:三性三无性

又本论曰:如是如是分别,若分别如是如是类,此类类名分别性,但为有名,名所显体实无,此所显体实无,此分别者因他故起,立名依他性,此前后两性未曾相离,既是实实性

在大唯识是怎么讲唯有名而无实质呢?只因依的识不同,故此所显出的体性亦不同。那么立体唯识既有不同的依他,此论所说之分别者因故起,此指的即是依果识之他转起分别境。当与落入境中识同步时,同时一定与此识的认知显现的外境不相离,如同由基而显现出种种基的相,既是由此而产生的圆成性,既是实实性,但由于基已经是果识,既是识变之果,那么依果识建立之唯识义,只能是虚妄认知,是唯识无境,故无境界,由境无识无故。

在《入楞伽经》第二品中讲于智中相续灭者即为(识之)所依灭,所缘灭,即是说若要遗掉依果识(依他性)转出的分别体性与圆成性,必须引入上一重变现理,既是转依上一重识觉,即七识境觉的自变自缘境,以境相为中心的分别性(执着)才能体实无。

如来为众生说诸法无性,亦有三种,三无性者,既不离前三性,分别性名无相性,无体相故,既是由于相无自性性,即遍计无自性;依他性,名无生性,体及因果无所有,体似尘相,尘即分别性,分别即无体,亦是无也。由生无自性性,所以依他无自性;论曰:真实性名、无性性、无有性、无无性,由胜义无自性性,故圆成无自性。

依大唯识解说,分别遍计性,既是落入境中的境相而已;依他性既是依七识境觉生起的变现境,既然是变现境中的因果及体,当然是生无自性性;而圆成性,既是真实性,是一心八识法尔显现的法界缘起,不能以有性或无性来定义其生命实相。

以身智界来看,才有三性,有凡夫、菩萨与佛的区别,既是以众生的心性观察的相碍境。古学主张三无性,谈老也在《三无自性有自性》中讲到三无性是佛所现证的本然状态,那么引入佛三转法轮所讲的法相唯识变现理,法界实相皆是唯佛识的变现、自证,所以此三无性为有自性,此自性亦指唯一心的识性,所以从智界身唯一心的识变来看,三性三无性皆是佛识性,如来藏功德皆是如来性,同样法报化三身皆是法身法智性,若智者依法相唯识之机理观一切有情之体性,皆是如来藏藏识之异名。

 

第五部分 总结

本论重点在立唯识义,既是实性,是阿摩罗识性,并以遗境遗识来证得此唯识义。实际本论开篇所讲的“识转众生与法”,就已经含摄了立唯识义之意趣,因为众生与法是识转之相貌,如论曰“此二实无,但识做二相貌也”,故此唯识之义,不可在识做的相貌中建立,而是在能转此二相貌之识来建立实性唯识义。

那么立唯识义既是参与识变众生于法的过程,既是如《入楞伽经》所说“入唯识见”;又曰“外境无有,唯心自显现”。入唯识见即是要见到能认识外境的众生与所认识外境的法,都是识变的幻相,所以说外境无有唯心自显现,都是识自演变自摄受。于佛的大乘经典及瑜伽行古学,其中所讲唯识变现,识变本具两重,依此而建立两重相依变现理,如《入楞伽经》曰“现识与分别事识二者无异,相互为缘”,外境依此为展现,依《大乘密严经·密义》中讲到“是知识分别现境还自缘”,识可以自变现外境,又以含摄此外境为自觉。

依大唯识诸识都有现境还自缘之功能,在六识是为识的辨别(遍计)而似取境,根以尘为缘;在七识是以识的分别(依他)而现不同识体,同时七识的自缘(境相)同时生起;在八识是以识的了别(圆成)现境自觉。所以本论讲到“一一识中皆具能所”,既是诸识都本具两重变现,如若立体,依大唯识应在能法尔变现的识为唯识义,而不是在识变的相貌或者落入境中的识为唯识义,既是实性。无论是辨别、分别,还是了别,实际都是一心佛觉的觉醒,如同做梦者与梦境、梦中人同时存在。《瑜伽师地论》中讲到凡夫心识、菩萨心识,向上还有佛识,实际生命的展现是法报化同时存在,这个同时并不仅仅是以众生认知的时间与空间,还包括认知以外的时间跟空间,故此所讲“或做尘、或做境、或做我、或做法”,都是佛觉同时可以醒在不同的缘起中,但都是一心法界缘起。

真正的唯识义是入佛知见,既是三转法轮所讲的法相唯识的机理。法相都是唯识的变现,在法相的相碍中,有三性的区别,既是属于唯识今学,是为“唯识无境”,是凡夫的唯识;唯识古学所讲的三无性超越三自性,是以阿陀那为平台而建立,既是“一切唯心造”,是菩萨的唯识;那么依大唯识,法相的三性便无有自性,既是三无性,同时依一心三无性为有性,有的是佛性,既是一切法相都是唯识性,所以依佛三转法轮,法相唯识之机理,既是立唯识义之究竟,既是依一心的(识性)为唯识义,亦是自显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手机版|佛陀的智慧:那兰陀佛法 ( 浙ICP备13006080号-1,浙ICP备13006080号-3;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984号 )

GMT+8, 2020-10-28 22:32 , Processed in 0.096848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